赠别王十七管记

赠别王十七管记朗读

故交吾未测,薄宦空年岁。晚节踪曩贤,雄词冠当世。

堂中皆食客,门外多酒债。产业曾未言,衣裘与人敝。

飘飖戎幕下,出入关山际。转战轻壮心,立谈有边计。

云沙自回合,天海空迢递。星高汉将骄,月盛胡兵锐。

沙深冷陉断,雪暗辽阳闭。亦谓扫欃枪,旋惊陷蜂虿。

归旌告东捷,斗骑传西败。遥飞绝汉书,已筑长安第。

画龙俱在叶,宠鹤先居卫。勿辞部曲勋,不藉将军势。

相逢季冬月,怅望穷海裔。折剑留赠人,严装遂云迈。

我行将悠缅,及此还羁滞。曾非济代谋,且有临深诫。

随波混清浊,与物同丑丽。眇忆青岩栖,宁忘褐衣拜。

自言爱水石,本欲亲兰蕙。何意薄松筠,翻然重菅蒯。

恒深取与分,孰慢平生契。款曲鸡黍期,酸辛别离袂。

逢时愧名节,遇坎悲沦替。适赵非解纷,游燕往无说。

浩歌方振荡,逸翮思凌励。倏若异鹏抟,吾当学蝉蜕。

译文

我那些旧日的朋友都音信杳然,居官卑微,空度了几多年华。你的节操直追先贤,你雄浑的诗文的当世最好的。

你的厅堂之中坐满了食客,对外还欠着许多酒债。你从不言及财产积累之事,与朋友共衣,即使穿破了也毫不在意。

你供职幕府,随军转徙,出入于关隘山峰之间。苦战之时不以所谓豪情壮志为意,瞬息间并能拿出安定边塞的妙计。

云雾、沙尘在风中回旋、聚散,天穹空旷高远。月盛星高,战斗十分频繁,当此之时唐军将领却十分骄纵,而胡人军队锐气正盛。

沙漠渊深阻断冷陉,雪天里天光暗淡,辽阳城门紧闭。本来说要消弭兵患,却突然惊讶地发现自己已深陷敌阵。

先期归来的军队回来时说是打了胜仗,而逃回的骑兵却传来战败的实况。军中远远地传来求援的文书,而主帅已在长安城中建起了自己的私第。

朝廷徒有好士之名,受到朝廷恩宠的败军将领反而先行返回了长安。将领不要争抢部署的功劳,部署不应凭借将军的威势。

我们的冬季之月相遇,惆怅地望着远方的海边。解下长剑送给你,你将整肃衣裳踏上远行之路。

我离开家时就已充满了忧虑,到了这里又长期遭受阻绊。我虽没有周济当代的谋略,却还算兢兢业业。

随着波浪或清或浊,和物体一样或丑或美。闭着眼睛想着那栖居于青岩之间,忘却那追逐功名之事。

我一直都希望能与贤良清廉之人为伍,与品德高尚的贤者相伴。为何我与志行高远之人相伴,却仍然才质平平。

我一直十分谨慎于义利的取舍,哪里敢怠慢平素做人的原则?此时我热情地招待你,可惜又要痛苦地和你分别。

我虽遇上好时候,惭愧的是不能树立美好的名誉和节操。到了赵国却不是去排忧解难,到了燕国也没有达到游说的目的。

浩大的歌声正回荡在天空,遒劲的鸟儿正想着凌空飞翔。你将如奇异的大鹏鸟那样,忽然间展翅高翔,我且学习那蝉蜕去外壳一般隐居去吧。

注释

⑴王十七:即幽州节度使张守珪的管记王悔。管记:掌管文牍的官员。

⑵薄宦:居官低微。

⑶曩:过去,以往。

⑷产业:财产。

⑸飘飖:即飘摇。

⑹立谈:指时间短促之间。

⑺月盛:月满之时。

⑻冷陉:山脉名称,在今辽宁开原。

⑼欃枪:彗星的别名。

⑽已筑长安第:意指边将不关心国家边防,只关注自己的私产。

⑾宠鹤:语见《左传·闵公二年》:“卫懿公好鹤,鹤有乘轩者。”

⑿海裔:海边。

⒀缅:思虑的样子。

⒁临深:面临深渊。

⒂褐衣拜:以平民的身份入拜朝中。

⒃水石:清水、白石,比喻贤良清廉之人。兰蕙:两种香草,比喻品质高尚者。

⒄薄:接近。松筠:松树和竹子,比喻志行高洁之人。

⒅款曲:衷情。

⒆适赵:反用鲁仲连为赵国排忧解难的典故。游燕:反用苏秦到燕国游说的典故。

⒇鹏抟:大鹏展翅高飞,典出《庄子·逍遥游》。蝉蜕:喻指远离尘俗。

参考资料:

1、于海娣 等.唐诗鉴赏大全集.北京:中国华侨出版社,2010年12月版:第99-101页

  这首诗是诗人在蓟门一带为赠别王悔而作。全诗以悲哀的自述开篇,承此而称赞了友人倜傥的风采,转而开始对边塞现实进行淋漓尽致的剖析,复又言自己不得志的经历,最后勉励友人一番,赌气似的声明要隐居而去。其实诗人之所以对边塞事宜那么关心,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获得重用,因此,从内心讲,他是不愿意去隐居的,但现实又令诗人感到十分失望和无奈,内心十分矛盾。同时,诗人对边塞黑暗已有深刻认识,也预感到友人此去恐怕十分不利,却又不便明说,只是一个劲地称赞、鼓励,因此诗中多有转折突兀,前后矛盾之处。

高适

高适是我国唐代著名的边塞诗人,世称“高常侍”。 作品收录于《高常侍集》。高适与岑参并称“高岑”,其诗作笔力雄健,气势奔放,洋溢着盛唐时期所特有的奋发进取、蓬勃向上的时代精神。 ...

高适朗读
()

猜你喜欢

日出扶桑一丈高,人间万事细如毛。

野夫怒见不平处,磨损胸中万古刀。

()

造物宁能困此翁,浩歌庭下答松风。

煌煌斗柄插天北,焰焰月轮生海东。

()

形如圆月色欺霜,曾许佳人掩面藏。

袁守扬风方慰惬,班姬中道忽悲凉。

()

茅茨抛在翠微间,即栗横肩又独还。松树别来巢鹤大,铜瓶归去蛰龙閒。

西风黄叶埋寒径,落日青猿叫乱山。后夜月明谁是伴,枕前飞瀑响潺潺。

()

古台百尺生野蒿,昔谁筑此当涂高。上有三千金步摇,满陵寒柏围凤绡。

西飞燕子东伯劳,尘间泉下路迢迢。龙帐银筝紫檀槽,怨入漳河翻夜涛。

()

比邻七十载,为客谢淹留。忍草自长碧,妙香时一浮。

世情争梦幻,佛面老春秋。愁绝斜阳外,谁家百尺楼。

()